叫姑的应该是什么关系(和姨婆的孙子属于近亲吗)
Author
生成
海报
公众号名称

公众号描述

关注
叫姑的应该是什么关系(和姨婆的孙子属于近亲吗)
06-01

二家讲定要征秦

吃了鸡心记在肚,姨婆送嫁我知亲。

刘项大军攻胡亥,二家讲定要征秦。

用情要用真情,如诗《曹风•鳲鸠》所唱:淑人君子,其仪一兮。其仪一兮,心如结兮。此歌亦是唱真情,流行于广西玉林、北流、容县一带。其特点除了用典,还用了翻话(反语)和倒韵。

翻话与倒韵是桂东南一带现存的一种古老的歌谣用语特殊形式。翻话的基本规则是:以方言发音为准,把前后两字读音的韵母对调,拼出本意。例如征秦,用在这里就是翻话。其方言读音为jing cen,翻话即系真情,读jen cing。而征秦又与知亲押韵,构成了倒韵。如果翻话是由三个字构成的,则以中间一字作轴心字,读音不变,前后两字韵母对调拼成。如:落雪鹧鸪栽茄树,不得成霜‘瓜你鸡’。这是一个双句运题。读解:落雪意关下句之成霜谐言成双;鹧鸪方言叫鹧鸪鸡,意关下句鸡;茄方言曰茄瓜,关下句瓜。运题中瓜你鸡为翻话,你为轴心字读音不变;瓜和鸡韵母对调,瓜你鸡(读gua nei gei)翻成归你家(读guei nei ga)。运题本意是:难得成双回到你的家中。在岭南听歌,遇到这类有点像黑话的翻话,外人是很头痛的,但本地人却听得有滋有味。难怪王士祯慨叹说,两粤民歌有的非译不能通晓也(《渔洋诗话》卷下)。还有更难懂的,除了熟习方言还需了解那里的风土人情,综合起来作出判断,才能顺利破解。也许那些认为民歌浅显诗词深奥的人要皱眉头了,或说这些方言俗语没有多少审美价值。遇到难题就说它不好太没品位了吧!它可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呀,能这么轻易就把它放进垃圾桶里去么!这里用得着黄翔鹏先生在《中国音乐》中国传统音乐的采风与心得专栏前言中说的那一句话:知识难,学问难而见识更难。所谓见识才是一切学识的基础呀。

懂得翻话和倒韵,读解此歌就不困难了。其前两句都是单句运题:鸡心俗称鸡忘记,意关记;肚里方言指心里;姨婆本是近亲,送嫁也是亲事,取的就是一个亲字;意思是:(你给我的情)我记在心里了,我知道我们是很亲很亲的人。后两句运用刘项大军合力攻秦的典故,暗示谈情说爱不能弄虚作假而要齐心合力,双方(二家)都要用真情。从字面上看,相好与征秦风马牛不相及,可是通过语言形式的转换(翻话),却又显得合情合理不乏妙趣;而且把打仗和谈情混为一谈,更有一种悲壮的感觉。唱这种歌头脑反应要很灵敏,没有很深的功底是不敢玩的。

翻话是古代汉语的修辞手法之一。《三国志》里就有记载:童谣曰:‘诸葛恪,芦苇单衣篾勾落,于何相求床子格。’床子格即系石子岗(一曰成子阁,见杜文澜《古谣谚》卷七)之反语,类同现时桂东南粤方言的翻话。明代冯梦龙收集的山歌《等》:姐儿立在北纱窗,分付梅香去请郎。泥水匠无灰砖来里等,隔窗趁火要偷光。偷光翻话即系劏鸠(睾),是交媾之廋语。现时在两广,特别是广西玉林一带,唱山歌翻话的使用频率很高,特别是一些风流歌,性感的话题一般都是用翻话来唱,外行人(包括本地的年青人)根本就听不懂,只有那些经常在歌场混的人才听得如痴如醉。例如:一篓湖鳅无个鳗,田塍种菜妹无园(缘)。绿竹烧炭郎暗想,灯草织布狂心哩。狂心哩即期新郞。又如,满窑石灰总得销,表面唱的是经销石灰,但翻它过来却是淫辞。如何翻译,你多到歌场听歌就知道了。

●老祖宗的歌●至情至性的歌●谜一样的歌

本文由同城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,同城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同城头条立场,未经作者许可,不得转载。
阅读 0

第一次接受赞赏,亲,看着给啊

赞赏
0人赞赏
1
3
5
10
其他金额
金额(元)
赏TA
申请头条作者号

便民信息

更多

推荐阅读

热门评论
随便说点什么
发表评论